做最好的武汉国医堂

颠覆or被颠覆?传统制造业需要“居安思危”

  作为一家传统制造业公司,需要时刻保持居安思危的心态,才不至于被产业所颠覆。这是吉林金洪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曲金良从创办公司以来时刻秉承的理念。

  借盖世汽车网主办的第七届全球汽车产业峰会的机会,记者有幸与曲金良董事长就其公司的发展历程、新技术与新管理模式、跨界规划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明确定位加速发展步伐

  曲金良原本就职于一汽集团,随着2005年底国企改制,他带领着一汽的一支专业团队进行创业,创办了吉林金洪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林金洪)。创业之初,我们只有150万现金,那时候公司没有人员,也没有市场,但是我们有明确的企业发展管理和规划。曲金良回忆到。凭借在一汽工作时在基层锻炼而获得的扎实技术基础,他带领团队逐步走上正轨。

  吉林金洪一开始为奥迪C6(2006-2012年产的奥迪A6L内部代号)供应两种产品,随后2006年拿到了7个产品的开发,均获得了良好的回馈,这代表着他的团队在技术开发能力上非常出色。此后,公司陆续拿到了几百个产品的研发项目。到今天,公司的冲压件产品已涵盖一汽大众公司所有车型,并先后通过了TS16949质量认证、14000-18000职业健康、环境体系认证和CCC产品认证,同时具备整车厂四大工艺的前两项冲压和焊接工艺。

  几年来,为了顺应生产形势的发展,于2014年7月搬迁到永吉开发区建设的新厂房,投资引进多台自动化冲压设备,已实现级进模及多工位加工,现已拥有11条冲压生产线、6条焊接生产线、二条模具制造生产线、一条注塑生产线和三个检测试验室。目前,公司在辽宁、沈阳、成都、东莞、佛山都建有工厂,主要围绕一汽大众的版图进行布局,实现最短的服务半径。

  保持危机感创新是永恒课题

  如果说获得成功很难,那么保持竞争力则难上加难,这其中的奥义在于时刻保持危机感,不断创新,走在行业的前端。曲金良认为,任何一家企业,尤其是传统制造型企业,在巩固主营业务的同时,不能固步自封,而需要紧跟,甚至预判时代的发展与产业的变化趋势。在这一点上,吉林金洪的创新从四个方面得以体现。

  首先,在前期的产品开发上,公司采用UG、AUTOFORM、CATIA、CAD等多种先进的软件。其中,AUTOFORM软件可以规避开发中的工艺风险,同时采用逆向技术与AUTOFROM相结合的方式,来确定模具的回弹量,大大缩短了开发周期。此外,近期被行业炒得火热的3D打印技术在公司的前期研发中也有所应用。曲金良告诉盖世汽车网记者,公司两年之前就已尝试用3D打印技术,例如,其在辽宁的分公司研发的发动机进气歧管产品就采用了3D打印技术进行前期设计,并制作快速成型件。其表示,目前来看,3D打印是最快速、最有效的新产品开发手段。因为即便开发出来的产品搭载在实车进行路试时发生问题,那么重新开发的成本也不高。曲金良认为3D打印对于汽车零部件行业来说是一项需要大力普及的技术。

  在传统制造工艺方面,吉林金洪拥有不等模板拉伸,拼焊板拉伸等新工艺,所谓拼焊板就是将不同厚度,不同种类的两块材料拼接起来做成冲压件。曲金良指出,不管是新能源汽车方面,还是传统内燃机车的轻量化方面,如果具备了此类技术,将为推动汽车行业的技术。

  作为一家传统制造型企业,吉林金洪并没有局限在冲压、焊接等业务之中。盖世汽车网记者了解到,该公司还与一汽、重庆大学和另一家公司合作开发电动车的无线充电系统。虽然业内已经出现了此类技术,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停留在定点的无线充电,即需要在固定的地面线圈上进行充电。而上述的合作项目是在公路的地面底下铺上一层耦合器,电动车在上面行驶时可以实现边走边充,甚至这项技术可以用于高铁上。合作中,重庆大学负责提供测试场以及技术研发,吉林金洪负责将其转化成产品。曲金良介绍,该无线充电系统的能量转化率达到了93%,在车辆充满电后会自动切断供电,起到保护电池的作用,此外,用户也可以随意控制想充电的时长和时段,有效避开高峰期。曲金良透露,目前该项目已经进入了路试阶段。

  令笔者没有想到的是,除了产品、工艺和技术的创新,这家中国制造企业甚至已经跟上了工业4.0的步伐。曲金良告诉记者,公司两年前提出的五年规划中就涉及到这项工作,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工业4.0这一词汇出现。其理解的工业4.0是基于总理在两会上提出的两化融合而推进的。基于中国政府对两化融合的基本行业发展态势的要求,以及公司对整个汽车行业发展的判断,未来汽车必将朝着新能源、环保、智能化的方向发展。尤其是智能化方面,是汽车作为一个移动终端的必然趋势。

  在这方面,吉林金洪位于成都、东莞或是总部的工厂,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分享生产系统、库存系统、工商管理系统、财务系统的信息。公司采用ERP等互联网技术,使整个业务模块信息化。为了配合工业4.0,公司的吉林工厂引进了4个德国专家。曲金良认为,真正的工业4.0目的是大规模定制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大规模批量生产,每个产品、冲压件、原材料的信息都将能够被共享。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公司引进了OA办公系统;并在工厂的设备上安装由德国引进的信息采集系统来收集设备的数据。该系统能够让其进入全球的工业4.0网络,使其被收录进主机厂的数据库内。设备信息采集系统可以计算出每天每台设备带负荷的运行次数,并分析产能的多少,以及提供设备何时需要保养等信息。

  曲金良在采访中多次强调创新思维、技术储备与人才储备,这也是公司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

  小结:

  对于国内汽车零部件乃至整个制造业的现状,曲金良认为仍然与国际水平有较大差距。细分来看,中国的低端制造业正受到也应该受到政策的保护,因为这关乎到民生、就业的问题;而一些高端的总成与核心技术就应该将国外的技术放进来,让国人感受到创新改革和技术带来的享受,从而学到核心技术和造车理念。在这一点上,国家在执行反垄断政策时需要掌握好火候,让中国的汽车行业得以健康成长。

温馨提示:“颠覆or被颠覆?传统制造业需要“居安思危””资料免费公开,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仅供参考使用。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如果有任何问题,本站一律不负责!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谢谢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