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武汉国医堂

广东制造业大规模试水机器自动化_2

  一位女工把两片铁片似的材料放到焊接置具上,固定好,一个机器人模样的装置就会转过来在两片铁片的焊接处出光,四个角每个轮一次,等机器人焊接好后,女工把材料取下,再把第二片新的材料放上东莞市顶欣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顶欣五金)焊接车间内的机器人正在作业中,这是一家生产电视机后壳的传统制造行业,厂长罗建军告诉记者,使用机器人可以节省一半人工成本。

  创造过世界工厂奇迹的中国制造业正在走向拐点,先进机器人技术或许是提高中国制造业生产效率和竞争力的福星,正在渐渐弥补中国人口红利消失所带来的制造业发展曾经所依赖的比较成本优势的弱化。

  顶欣五金所在的广东省决心在未来三年,工业技改投资累计将达9430亿元,并推动195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机器换人。这对于上游供应商或者传统制造企业都极具吸引力,甚至包括很多中小型企业。

  粤制造业试水机器自动化

  四年前的一天,罗建军的焊接车间迎来第一台机器人,这台机器人工作半径1。2米,负载量12公斤,可以焊接65寸电视机后壳的材料,可以360度旋转,也可以上下或L型旋转。之前没有机器人时,车间都是用一种叫十字滑块的工具来进行焊接,但是用十字滑块有局限性:一片材料通常有四个角,激光焊接出光的地方有一个点,十字滑块带动的激光枪头在一个角的某个点出光后,因为跑不了这么远要退回来,需要人把它翻过来,把材料放好位置,它才能再重新开始焊,这样一来需要挪四次,效率很低,如果要提高产能就要配备很多台激光机。

  据罗建军介绍,按照传统的十字模块的焊接方法,把一个产品做出来一般需要四台机器、四个人,两个人焊接焊道,两个人递材料,一个小时还做不到50片。有了机器人,现在一台主机,配备两个人即可。只要把机器人的程式设定好,机器人就能根据你设定的轨迹跑动,一个小时的产能能提高到120片左右。

  距离顶欣五金200多公里远的佛山市顺德区凯恒电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恒电机)也在试水机器自动化。

  凯恒电机运营和人事行政部的陈宇告诉经济观察报,一年多前,电机车间的流水线步骤--转子、定子、组装都采用机器手,产能提高了50%,人员节约了70%,一个岗位出一个产品以前从头到尾70个人,现在可能需要10个人就够了,整个工厂也由原来三四千人减少到如今的500人。设备更新换代,对生产线上的工人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企业也会定期派人到设备厂商处接受培训,工人要学习机器人的运作原理,例如如何对机器进行调试、如何运作和维护等。

  最困难的是编写程序。深圳美好创亿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美好医疗)购买的机器设备大都是欧洲生产的,欧式设备注重全开放式的系统,一般没有固定常用的模式在里面,每一步都要自己填写程序,对编程的工程师的要求很高。厂家购买设备后,设备厂商会把培训的课程同步规划进去,进厂之后也会给予很长时间的培训。但是一些基础操作掌握之后怎么用机器则要靠自己去想了,熟练的工程师短的话一两个小时、长的话一天就可以把程序写完,如果不熟练,自己解决不了,还是要靠设备供应商提供支持。我们刚开始学编程的时候也会遇到困难,想当然以为设备可以完成某项指令或操作,但发现实现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美好医疗总经理助理周道福说。

  据周道福介绍,每一种机器手或者机器人编程的原理都不一样,机器人比机器手还要复杂。三轴或四轴的机器手是做平面的工作,六轴的机器人做立体的工作,六轴意味着机器有六个关节在动,那就要求工程师要充分考虑到每个关节在动的时候怎么去设计程序,周道福坦言工程师在六轴机器人的编程这块还不算太理想。

  机器人补贴如果说地方企业利用机器自动化进行转型升级只是从自身生产需求出发,只是个体行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则是把产业结构转型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层面。制造业是我国的优势产业,要实施中国制造2025,加快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推动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化解过剩产能,支持企业兼并重组,促进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李克强强调。

  周道福还清晰地记得,2011年他刚来到美好医疗工作的时候,深圳工人的基本工资大概是1600元/月,现在基本工资涨到2030元/月,全国最高,每年几乎都以12%-13%的速度在增长;罗建军也有同感。在东莞,一些倒入机器困难的玩具厂、鞋厂等劳动密集型的工厂,人力成本越来越重,有些只好把厂迁到人工成本更低的越南去。比迁厂更糟糕的情况是制造业的关门停产,自今年初坏消息不断传来,东莞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老板欠债1。35亿元跑路,400名员工失业;从事杂牌手机制造的东莞兆信通讯,因资金链断裂倒闭,1000多名员工失业,董事长自杀。现在做生意,竞争越来越透明,客户也算得很死,对于工厂只能不断提高效率,省成本,很多企业货交出去,老板跑了,款没收回来,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无法平衡,资金链断裂,长期资不抵债只能破产。罗建军说。

  地方省一级层面政策的出台促使传统制造业的机器换人计划提速。

  月26日,广东省出台了工业转型升级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广东未来三年工业技改投资累计将达9430亿元,并推动195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机器换人,通过实施机器换人计划,以汽车和摩托车制造、家电、五金、电子信息、纺织服装、民爆、建材等行业为重点,推进工业机器人示范应用。至2017年末,初步建成10个在全国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智能制造产业基地,形成4个产值规模超100亿元的智能制造产业集聚区;建成2个国内领先的机器人制造产业基地,机器人制造及相关智能装备总产值从2014年的300亿元提高到600亿元以上,年均增长26%。

  这项计划也让不少机器人供应商感到高兴。外国厂商爱普生一位不愿具名的管理层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对于他们来说,政府这1000多家企业是有分类的,机器人生产企业需要先了解客户的特点,然后针对不同客户需求制定方案,并做好机器人教育工作,这样才能加快用户复制的速度。深圳市大族激光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陈燚认为,产品本身很重要,如果产品好的话,政府又提供扶持和帮助,对企业发展大有裨益。数据证明了工业机器人市场的旺盛:近几年爱普生的产能以50%的速度在递增,而大族激光产能的增长速度也在20%-30%。

  据陈燚回忆,去年12月,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曾委托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到一众企业调研,大族激光就是其中一家,调研围绕深圳市机器人产业往哪个方向发展、工业机器人的资金补助计划、机器人租赁等问题展开。

  陈燚介绍,深圳在机器人制造领域有5个亿的准备金,对于怎么样给机器人的生产企业补贴最开始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立项的时候给,另外一种是出成果的时候给;而后来更趋向于给购买机器人的企业补助,陈燚认为这样既可以推动本地机器人产业发展,也可以让终端用户更大胆使用企业制造的机器人。

  在佛山,同样设有这种针对购买机器人设备的资金补贴。陈宇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国家设定某些条件,由企业申请,政府鉴定,鉴定通过后就给企业补贴,看技术含量来确定设备补贴力度,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近万亿投资遐想

  不过,在沈道福看来,对机器设备有需求的深圳传统企业太多,5个亿的资金规模量无异于杯水车薪,但广东准备砸下去的9430亿却有比较大的遐想空间,沈道福估计这主要还是惠及大型企业。

  美好医疗正在为一款面罩网布产品专门定制开发一套自动化设备,投入了200万。沈道福告诉记者,这种设备专门是为大批量生产、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而定制开发的。但这些定制化设备有个问题,那就是一旦产品退市之后,整个开发的系统可能就要作废了,但通用型设备不会,机器人是通用设备,它不做这个产品还可以做另外一个。如果有些通用设备可以解决问题,就不再需要用定制开发的自动化设备,因为后者要比前者成本高几倍。9000多亿的体量是挺大的,如果政策可以让我们这种中型企业申请,我们倒很愿意,因为哪怕政府不补贴企业自身也是要投入的。

  罗建军的想法和周道福不谋而合,他最近想把冲压车间的机器手都换成机器人了。他去年买了一台机器人,最近在实验用机器人替代机器手的可行性。

  机器手冲床的工序是,自动上料机吸附了一片材料,机器手抓取了材料,需要在中继站那里存放一下,然后再把材料取出放至冲床,没办法实现从自动上料机到冲床一步到位。如果换成机器人,则可以把中继站那步省掉,直接实现从上料机到冲床;除了机器人比机器手要灵活之外,在罗建军看来,前者的产值也比后者高,机器手拆下来是一堆废铁,但机器人还可以是二手设备;另外机器人维护的成本也要比机器手低,机器手一个电磁铁坏掉就要去修理一次,磨损也要换掉,而机器人是标准化设备,不会轻易出问题。

  罗建军计算了一下,用机器手生产,65寸大的产品一个小时能生产600-700件,小的产品一个小时能做到500-600件,用机器人替换掉的话可以节约掉中继站浪费的4-5秒,提高30%的产能。现在一条冲床线大概用6台-7台机器手,如果全部换成机器人大概要180万左右,估计也不可能一次性全部换掉,如果政府在购买设备上投资力度加大,而且也能惠及中小型企业,换机器人的速度可能会加快。罗建军说。

  机器人技术浪潮已开始席卷全球,对中国等制造业大国来说,或许是一次绝好的转型机遇。

温馨提示:“广东制造业大规模试水机器自动化_2”资料免费公开,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仅供参考使用。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如果有任何问题,本站一律不负责!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谢谢合作!

相关阅读